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的AI / The First AI sentenced to Death

文/动画/游戏:许哲欣

笔者在东京艺术大学的毕业设计创作记录

《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的AI》(The First AI sentenced to Death)是一款VR游戏

游戏类型:非线性时间循环角色扮演

游戏平台:Vive Pro

支持语言:简体中文、日文、英文

玩家在VR里,扮演一个被判处死刑的AI,解开整个事件的谜团

作品试图在死亡和AI的冲突中,进行关于人类本身定义的中介性叙事

 ▷ 游戏宣传片
[注意] 链接源为YouTube,需要VPN代理上网才能观看作品视频

 ▷ 游戏场景预告
[注意] 链接源为YouTube,需要VPN代理上网才能观看作品视频

第一部分 AI的「梦」

刚开始做毕设的游戏企画的时候,我压力很大,长期焦虑失眠

直到有一天我半夜惊醒,带着朝闻道的顿悟感,浑身冒汗,爬到书桌前写下了一句话,然后满意地熟睡去

第二天我到书桌前一看,笔记上写着这样一句话:

“假如真正的AI实现了,那他会做梦吗?”

看着这句话,我马上想起了一则齐泽克式笑话:

今天上班,老板问:“假如有5千万家产,一栋别墅,一辆兰博基尼,一家100亿的公司,你们选择那一个?” 

小王:“我选择5千万家产,钱才能解决问题” 

小明:“我选择兰博基尼,那样可以去撩妹子” 

小强:“我选择公司,把它经营得比支付宝还厉害” 

我:“老板,他们都太肤浅了,我选择假如”

太妙了

于是我毫不犹豫地选择将这句话作为我毕业作品的主题

第二部分 AI即我

· 构思AI与玩家关系的草图

· 关于AI的思考

作为黑格尔主义艺术家,总有一个很狭隘但好用的创作方法:

“范畴即本质”

前现代的安那其主义者们会把AI当作一种种族存续的最终目标,这种技术的胜利当然是一种“人类意志的胜利”——既然我们能产生意志,我们就是主宰

因此这种所谓AI的终点就是已经被变成互联网黑词之一的“元宇宙”:我们能制造一切感觉,这样的AI仅仅是我们感官技术综合的最高一环罢了

这样的AI,是人类现代国际资本主义化后狭隘“自我”的最高理想,因为它的背后存在这样一个背景语境:

AI不会犯错

这个背景语境将我放在了一个尴尬的地方,因为我无法想象和描绘一个不可能犯错的“自我”,人的自我精神防御机制之所以起作用,就是因为“犯错”是形成精神防御机制的动力。一旦我想象并成功叙述了不会犯错的自我的存在,恐怕我就会上十字架了

但这个背景语境精妙也把AI的“梦”放在了一个尴尬到绝妙的地方:如果一个AI开始做梦了,才使得它开始不像机器,而开始成为一个笨拙的人

将AI当作“我”,而不是将“我”当作AI,才有可能进行创作

第一个想到的,当然是“AI开始产生爱”——很多作品将这个中日英语双关梗当作AI主题的创作核心

但AI得有多么在符号系统上笨拙,才能开始产生爱呢?

AI显然不会在乎伦理学符号,谱系学符号似乎也不那么合适——毕竟AI活得可比人类久多了

那么有没有一个符号是能使得AI的符号系统“强制开机”的呢?

留给我能在游戏剧本中发挥的空间就只剩一个,それはどうかな——

AI因为恐惧死亡而犯错

因此游戏的剧本中心,就是AI因为恐惧死亡,而产生了原初的符号系统。当然,这里使用的艺术手法是兴盛不衰的手法————“假如”

一个让AI面对错误时而产生系统短路的方法,就是让它无法面对死亡本身,而不仅仅是自己的死亡

AI开始做梦了,但这是一个噩梦

· 游戏核心搭建

· 循环结构剧情大纲

如果AI开始做关于死亡的噩梦,那么这个死亡必然开始占据他思维的所有环节

那么玩家在扮演AI的过程中,都必须往玩家脑袋顶上放一把仅用一根马鬃悬挂着的利剑

于是非常自然地确定了「时间限定循环」这一游戏核心机制

虽然说这几年,时间循环游戏作品层出不穷,但我也想不出其它更好的方式了

初期的纸面原型数值设定中,为了保证难度曲线的随游戏中循环下降,一次循环的时间为18分钟;但最后alpha测试时,算上场景加载和特效的时间,一次循环的时间为22分钟,这个数字十分接近《Outer Wilds》了——一个令人兴奋的巧合

· 纸面原型测试

玩家使用对他自己的主体把握,去把握「AI」这一角色,这就是游戏核心搭建过程——“AI即我”的精髓

为此,我创作了一种新的游戏交互方式:

玩家需要用自己的手书写数字「0」和「1」,从而进行游戏的输入

· 早期交互测试

VR里书写和识别的实现方式很简单:我将玩家书写过程的手柄空间位置映射到摄像机平面上,然后根据二维的点数列,识别其矢量位置特征;因为只识别「0」和「1」,所以识别准确率意外地高

在剧本的基础上,考虑到单人制作的工作量,我决定将游戏叙事由早期的动画表线,改成文本叙事

因为采用大量文本叙事,我索性在美术设定时,将玩家对场景环境、游戏里众多角色的把握,都干脆还原成镜像化了:与其实现符号转换的有机化,不如保持场景和角色模型与现实的裂痕

在美术设定上,我让玩家看到的场景和角色,都是通过“假装”的AI视线

· 美术测试

第三部分 我即AI

· 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

玩家在这个游戏里,最充满偶然性的可玩性把握,毫无疑问就是「AI」这个词的张力本身

一个把「AI」这个词的张力拉满的诗意标题毫无疑问是必要的——

《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的AI》

· 玩家(AI)被宣判死刑的场景草图

背景性秩序设置在了人类发明了真正的AI的时刻,而这个AI在符号系统的短路中,即被人类伦理接受了,而又被整个符号系统的秩序所排斥。所以在这样的背景秩序下,这个AI的死亡将是必然

这并不是对人类技术主义的嘲讽或者愤怒,恰恰相反,这是对人类这一阶段盲目的勇气的赞歌;就如同刘慈欣的作品,必然用人类的渺小或灭绝去称赞人类的盲目的勇气本身一样:

朝闻道,夕死可矣

正如列子·汤问所述

周穆王西巡狩道,有献工人名偃师
偃师所造倡者,趣步俯仰,颔其颐则歌合律,捧其手则舞应节,千变万化,惟意所适
王以为实人也,与盛姬内御并观之
伎将终,倡者瞬其目,而招王之左右侍妾
王大怒,欲杀偃师。偃师大慑,立剖散倡者以示王,皆傅会革木胶漆白黑丹青之所为

这种“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”式的张力,就是「AI」这个词的张力

我在游戏场景构建中,都在试图用不同的表现手法去演绎基AI的不同张力

· 其一 :深渊凝视

在这个关卡中,玩家需要扮演一个具有测谎仪功能的AI,而游戏中的角色们正在玩“大冒险”游戏,你(玩家)需要去实时窥视他们的心理

真正的AI既然能模拟人的一切符号系统,那么当人得知它可以任意窥知自己的思维的时候,冲突就会剧增

此时,AI的凝视将是没有人能够忍受的

尽管AI的行为可以是完全可控可知的,但此时AI的轮廓与它的实存已经出现了不可忽略的偏差

此时的AI技术就和《来自深渊》的洞窟是一样的存在

因此,在一个介绍故事时间线靠前的片段里,我安排了以上的桥段

· 其二 :洞知历史

在两个关卡中,玩家可以自由地“翻阅”AI所知道的历史,从而挖掘游戏内角色背后的故事

AI的张力之一,不仅仅是高于人类的计算速度、精度,或者可以近乎无限的数据存储——那是属于“大数据”和“云计算”云云的词语张力

AI的张力在于能站在此刻的人类历史上,去提供人类可以阅读的话语

因此,在两个关键的关卡、玩家亟需知道角色的背景故事的时候,我安排了两个故事隐喻的桥段——而这两个关卡是玩家在获得了50%以上文字信息后才会开启的关卡

如此便能制造一些“阅读”动作的偶然性

· 其三 :爱 x 死亡 x 机器人

在几个关卡中,玩家需要直面拉康三界代表的冲突

比如:在下面这个场景中,AI(玩家)将见证女主角正在和一个未知数据的人接吻,而她的男友正在墙后窥视

比如:AI(玩家)需要推断沙漠中离奇死亡背后的原因

在毕设创作的过程中,近乎一般的制作时间使用在了故事大纲与场景的串联上

因为游戏是非线性叙事,并且是多结局+半开放结局,因此前后10万字的文稿修正了3版,并在alpha测试后进行了一次修改,再加上中、日、英三语同时创作,我感觉这辈子的字有一半都在做毕设的这一年里写完了

第四部分 AI即AI

尽管在非线性叙事上,我试图模拟所有玩家可能的前进路线,但在alpha测试阶段,不同玩家的前进路线完全出乎我的意料

因此在beta版本制作中,我干脆进一步增加非线性的程度,加上了每次开局的半随机玩法词条系统,尽在玩家游玩周目上做难度递减设计,使得游戏进程和呈现更加多样

最后的beta版本,已经是rouge-lite + VR + AVG + 非线性非碎片叙事 + 时间循环叙事的大象般的游戏存在了

最后,下面的链接是游戏本体,可以下载游玩:

本下载链接Google Drive永久链接,需VPN代理上网

 ▷ 《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的AI》/「史上初の死刑判決を受けたAI」/ The First AI Sentenced to Death

在艺大游戏展上,一对试玩这个游戏的父子让我印象非常深刻

父亲在玩的时候,完全掉进了我预设的叙事引导和视线引导中

但是儿子在游玩的时候,却被“死亡”象征吓到了,不仅仅是开幕的杀人场景,而是整体的AI死亡叙事,反而玩得更“自由”

现在回想,可能是因为,AI的「梦」更接近于孩子的「梦」吧!那种自信地在符号系统中自由地畅游地梦,尽管会经常遇到令人无意识躲避的恐怖,但以然勇往无前

 ▷ 游戏10分钟流程实况
[注意] 链接源为YouTube,需要VPN代理上网才能观看作品视频


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的AI / The First AI sentenced to Death
http://xzxthu.github.io/xzxthu.github.io/2022/03/10/AI2Death/
Author
Kyo
Posted on
March 11, 2022
Licensed under